歌尔对敏芯的MEMS麦克风侵权诉讼失去权利主张基础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8日
       7月1日, 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第50579号无效宣告决定书, 宣告歌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歌尔的一种麦克风实用新型专利(2014204304054))全部无效。至此, 2020年4月27日, 歌尔在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的侵权诉讼中, 对民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鑫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失去依据。
       法院2020路02民初64号7月7日晚间, 民信公告称, 近日收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书》(案号:(2019京73民初1734号) , 原告歌尔于今年6月28日向北京知识提起诉讼), 产权法院提出撤诉申请, 允许歌尔撤诉。公告全文:20210708 688286_20210708_1_1 案例回顾 民芯是一家自主研发的传感器芯片企业。其主要产品线包括麦克风、压力传感器和惯性传感器。
       收入占比8816%。据统计, 2016年和2018年, 民信的出货量在全球麦克风市场排名第六、第五和第四。据Memes Consulting数据显示, 2019年, 民信公司在麦克风市场占有率3%, 而歌尔是民信在国内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据第三方机构统计, 2018年歌尔麦克风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20%至5114%, 瑞声科技为2601%, 而民信股份为736%。可以看出, 民信和歌尔的市场份额还有很大差距。
       上述诉讼要追溯到2019年11月18日, 当时歌尔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 继续主张民信、百度网通侵犯了产品代码为1711、1011、1611的产品。 2014105257430, 歌尔股份总公司赔偿3000万元, 停止侵犯专利权。而涉案专利, 民信股份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 涉案专利已通过第三方司法鉴定机构认定, 涉案产品的相应技术特征存在显着差异。当天晚上, 民信还披露了与歌尔的另一起诉讼进展。 2020年4月27日, 民信上市前夕, 歌尔在青岛中院对民信提起三起侵权诉讼, 分别为2020鲁02民初63号(涉及发明专利2013103202299、2020鲁02民初64号(涉案)在实用新型专利2014204304054和2020路02民初第65号(涉及实用新型专利2012206265271。在歌尔的诉讼中, 声称公司应立即停止侵犯原告的专利权, 并在同时, 据称新欣公司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000万元人民币, 随即, 媒体上出现了有关民欣此前诉讼的各种消息, 导致第一上次会议被取消, 在业界引起轩然大波。案件进展 据了解, 2020年鲁02民初63号、64号案件涉及纳米级芯片结构, 需要专业鉴定机构进行侵权鉴定。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第三方鉴定机构出具了侵权鉴定报告。其中:63号案件鉴定结果显示, 被诉侵权产品与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无关, 不存在涉案专利发明点的技术特征;多项技术特点, 不侵权。其中,

64号案所涉专利权为实用新型专利。据业内专家介绍, 该专利保护的技术方案已在行业内使用多年, 之所以能够获得授权, 是因为实用新型专利尚未经过实质审查。另一方面, 因为歌尔在描述行业通用技术结构的背板时使用了自制的文字保护墙, 这会导致在检索过程中丢失相关文件。但最终的无效决定也表明, 虽然使用了防护墙代替了篮板, 但由于具体技术手段相同, 配合关系相同, 区别只是表现形式上的不同。 【注:麦克风芯片包括振膜和背板两层结构。通常, 膜片在底部, 背板在顶部, 背板上还设置有电极层(即背极)。歌尔称背板为防护墙, 虽然名称不同但大体相同。该技术不仅是已使用多年的现有技术,

而且已被多项在先专利技术公开;在调查过程中, 没有获得任何授权。 ] 对于近期宣判的第65号案件, 民信股份不服判决, 表示将继续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65号技比案的争议焦点是音孔结构是否侵权。如下图,

左侧为涉案专利中在外壳顶部挖孔及声音进入顶面的技术方案, 右侧为在外壳顶部打孔并进入的技术方案来自涉案侵权产品一侧的声音。在麦克风中, 由于芯片尺寸不足一毫米, 非常脆弱, 因此需要采取各种措施来防止外部气流对外壳内部的芯片造成损坏。左侧, 歌尔所涉及的专利方案只能起到部分阻隔作用, 大部分气流从音孔开口处直接进入冲击底部的部件。因此, 这种方案很难达到抵抗气流冲击的效果。右图, 民信公司涉案产品为冲压一体成型的音孔结构。气流被凹槽的底部完全阻隔, 只能从两侧侧壁的音孔水平进入外壳, 根本无法冲击元件。防空撞击效果更佳。从左右图片对比可以看出, 本发明构思、技术原理、技术问题、技术方案和技术效果存在明显差异, 民信产品与权利要求存在实质性差异。并且, 民信公司涉案产品所采用的声孔结构, 业内俗称牛鼻结构。它是一项成熟的技术, 在行业中已经使用多年, 应用广泛。根据粗略搜索, 自 2010 年以来, 已有几位申请人尝试过。
       申请此类结构的专利被拒绝或自愿撤回背部。对牛鼻声孔结构的粗略搜索结果进行分析, 如下图所示: 早在1993年3月31日, 日本星电公司就在相关专利中公开了这项技术, 经过20多年的技术迭代和发展至今, 涉及本案核心争议点的壳顶冲压、侧入声技术早已是众所周知的成熟技术。一审判决, 双方均不服。尽管如此, 青岛中院仍于6月7日作出侵犯民信股份的判决。经判决, 民信股份立即停止生产和销售侵犯原告歌尔股份公司2012206265271号专利的产品。 .,

Ltd. 并被命名为麦克风实用新型专利, 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对原告歌尔进行了赔偿。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400万元等。同时驳回了歌尔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对此, 民信发布公告称, 涉案专利(2012206265271为歌尔的实用新型专利, 不涉及公司核心技术。另外, 根据产品代码5011、1823、2812计算, 涉案产品在闽信仅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2月, 销售额分别为171万、1480万和899万(合计2551万, 对应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92万、1404万和464万元)。合计2060万元, 涉案后, 上述产品编码的产品均未生产或销售。销售。值得注意的是, 民信和歌尔均对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表示不满, 并依法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民信的上诉内容包括:撤销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20路02智民初65号)民事判决, 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上诉。歌尔的诉求是:400经济损失1万元和合理维权费用改为1000万元经济损失, 合理维权费用50万元。后来, 这就是文章开头所说的。半导体公司能从中学到什么? 2019年7月起, 歌尔股份首次对民信提起诉讼。
       今天正好是两年。彼时, 苏州民信尚未在科创板上市。起初, 这似乎是一场普通的专利纠纷。该案堪称国内专利战的经典案例。上海创元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徐峰在接受《科创板日报》采访时分析, 科技创新属性本身的外在具体表现就是专利权等知识产权。 、商业秘密等, 相关企业会更加重视维权。上市前, 相关信息未完全向社会公开或知悉范围有限。但在发行上市过程中和上市后, 需要强制披露知识产权等信息, 导致侵权或涉嫌侵权被发现, 导致诉讼案件增多。回到案件本身, 专家认为, 虽然歌尔对民信发起了一系列诉讼, 但作为诉讼依据的涉案专利一定是高质量的。经得起侵权比较和专利无效, 前三项专利未必具备上述特点, 专利诉讼的成败也将难以预料。也许这两家公司最大的贡献就是将问题暴露在阳光下。无论是歌尔还是民信, 无论是国内诉讼还是海外审判, 面对激烈的法庭斗争或残酷的商业竞争, 都缺乏致命的专利。弹药, 很难赢得最后的胜利。对企业而言, 在申请维权过程中, 要充分寻找避免碰撞, 组织内部专业法律团队, 聘请专业的知识产权律师。诉讼侵权方将做好充分准备。总而言之, 就是要筑起知识产权的护城河。主编:本文内容参考专利产业化运营大会和科创板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