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杀熟”、劳动保障缺位?平台经济步入良法善治监管新阶段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9日
       “强监管的信号不断清晰、坚定。” “要突出监管细化, 强化分级分类监管。” “研究越前瞻性、越储备,

监管部门的决策效率越高, 决策越精准, 质量越好。
       ”……日前, 在人民日报在北京金泰西路2号线上会议室, “电子商务营商环境建设与平台企业合规管理”研讨会在热烈的气氛中举行。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市场监管总局等部门的相关负责人、行业专家及20余家企业代表齐聚一堂, 共商我国电子商务发展新趋势《电子商务法》实施三年以来, 监管治理领域出现新特点、新成效。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 我国电子商务市场日益壮大。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 以电子商务为主力的平台经济催生了巨大的经济发展新动能。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 2020年中国移动电子商务市场交易额有望突破8万亿元, 比2019年增长19.7%。同时, 随着平台企业的竞争愈演愈烈, 业务触角不断扩大, 用户数据高度集中, 平台“二选一”、“大数据杀戮”、劳动保障缺失、资本无序扩张等乱象时有发生。 , 严重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和社会公共利益, 给我国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带来严重障碍。研讨会上, 与会嘉宾透露, 随着平台经济从“野蛮生长”走向“激烈竞争”, 法律法规将建立设计和监管治理也将“跟上”, 进入更加规范、科学、高效的法治新阶段。与会企业代表表示, 只有依法合规经营, 加强自律和自我管理, 平台企业才能走上可持续的高质量发展之路。党的十八大以来,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围绕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作出一系列重大决策部署, 完善公平竞争制度, 改革市场监管体系建设, 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垄断监管, 推动高标准市场体系建设, 推动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近年来, 我国平台经济发展迅速, 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突出。平台经济发展总体形势良好, 作用积极。同时, 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
       一些平台公司发展不规律, 存在风险。平台经济发展不足, 存在短板。突出。目前, 我国已初步建立起电子商务领域的一整套法律法规——《电子商务法》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 ”自2021年5月1日起实施, 《数据安全法》自2021年9月1日起施行。《个人信息保护法》自2021年11月1日起施行。近日, 《电子商务法》又被调整了。 8月31日,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的决定》(征求意见稿))”, 建议修改该法第43条和第84条, 旨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规范平台经济秩序, 促进电子商务持续健康发展。规则再到法案的修改, 可以清楚地看到, 平台经济的监管始终以法治为基础, 并在以监管促公平、促发展的道路上稳步推进。与会代表认为认为“促进发展”是电子商务法之初立法的一个重要目的, 这一初衷现阶段仍然适用, 并始终如一, 平台企业监管要坚持有偿原则发展与监管并重, 在发展过程中逐步规范, 在监管过程中不断发展翻译;继续采取积极有效的政策措施, 支持和鼓励电子商务发展, 使电子商务实现高质量发展。新动力, 新动能。统筹发展和安全监管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当前, 跨界扩张、数据高度集中、新模式新业态、技术创新和滥用等, 已成为平台经济快速发展的突出特点。数据安全风险、劳动者保护不足、掌握大数据, 甚至资本无序扩张等问题引发了诸多讨论。面对行业新趋势、新特点, 相关部门嘉宾在聊天中纷纷发表了对监管的看法和建议。
       一是兼顾发展和安全。目前, 我国电子商务发展还存在发展不规律、区域发展不平衡、农村电子商务软硬件基础有待完善、缺乏较强国际竞争力等短板。如何统一平台经济的发展与安全?如何平衡鼓励创新与科学监管?如何增强推进规范工作的制度性、完整性和协调性?这些问题是监管的重要议题。据介绍, 一方面,

有关部门将加强顶层设计, 推动出台《电子商务发展“十四五”规划》, 把电子商务产业做大、做强、做优、做优。实现经济和社会的数字化转型;另一方面, 完善适应电子商务发展的法律法规和行业标准, 加强电子商务诚信体系建设, 推进多元化共治格局, 努力打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二是更加注重监管协调。目前, 对平台企业的监管涉及《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等多部法律。监管部门在进行综合治理时, 不仅有法可依, 更注重多法。法律的全面适用和紧密联系。市场监管部门也对相关规定进行了清理和修订。
       根据电子商务法的规定, 实施了《侵害消费者权益的处罚办法》、《网购商品七日内无理由退货暂行办法》等相应规定。进行修改以确保监管系统内的协调。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 配套法规以问题为导向, 在《电子商务法》、《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广告法》、网络安全法。权利、自主选择权、公平交易权、隐私权、个人信息保护等都进行了总结、整合和提炼, 需要各类网络经营者必须依法履行责任和义务, 保护消费者权益。与此同时, 各部门之间的高效协作也初步显现。例如, 由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牵头、14个部门参加的互联网市场监管部际联席会议, 将进一步加强对互联网市场监管工作的协调指导和监督, 协调解决互联网市场监管中的重大问题。 .三是更加重视前瞻性研究。随着网络经济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 专业技术的深入介入, 网络商业行为与传统商业行为的交叉融合, 法律关系的交织, 一些问题更加复杂和隐蔽。算法合谋、大数据查杀等问题具有这样的特点。如何准确适用现行法律法规, 及时填补法律空白, 完善监管规则, 一直是监管部门的重要课题和任务。多位嘉宾表示, 下一步, 有关部门将继续关注新业态发展, 加强前瞻性和储备法学理论与实践研究, 聚焦新情况、新问题、热点和电子商务行业发展和监管实践中的难点问题。确定政策法规可能存在的风险, 明确监管的理论基础、内在逻辑和总体思路。此外, 与会代表建议, 监管部门在不断完善法律法规建设的基础上, 还应加快数据监管、分类分类监管、信用监管、算法监管、多方监管等体制机制建设。 - 代理监督。在以科学有效监管为主题的研讨会上, 与会人员表示, 面对行业新趋势、新特点, 相关部门已经结合以往的实践经验。在此基础上,

积极打造创新治理模式, “疏”与“堵”相结合,

监管工具箱更加丰富高效。一是明确平台经营者的责任和义务, 形成监管闭环。与会人员认为, 平台是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它具有在市场上配置资源的权力, 具有企业和市场的双重特征。因此, 平台的作用不容小觑, 平台应承担的责任也不容小觑。积极探索综合治理新模式, 运用多部法律综合执法, 形成从行政引导到企业自查自纠的执法监督闭环。监管管理要求得到扎实落实。二是配套法规不断完善。 《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于今年5月1日起施行, 是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为更好贯彻落实《电子商务法》而出台的配套规定之一。 《办法》规范了社会高度关注的新业态管理, 特别是零星小额交易认定标准、平台责任、消费者权益保护等重点问题。据与会人士介绍, 市场监管部门正在逐步完善平台监管体系。包括研究和推广互联网平台的分类分类, 为动态精准监管提供依据。进一步明确平台的法律责任和社会责任, 形成统一、系统、可操作、易执行的平台主体责任内容。研究平台合规管理、信息披露、数据对接等制度, 推进常态化全链条监管。三是加强监管部门的技术力量。访问、算法、定价它们是平台经济的核心规则, 具有很强的公共政策属性。 “目前, 由于能力有限, 系统性和重要算法还处于监管的空白, 要加强监管队伍, 加强技术能力建设, 对重要算法制定通则, 降低监管对象。 “平台到算法。”座谈会上, 不少嘉宾提到了大平台公司的数据垄断现象, 并指出要提高监管的技术性, 加强算法监管。据与会嘉宾介绍, 为适应快速发展的平台经济, 应对新出现的新问题和新挑战, 各部门正积极推动运用信息技术赋能监管工作。同时, 用数字化手段整合监管资源, 建立一支高素质、专业、可靠、可信赖的专业技术“国家队”, 以更好的法律和良好的规范, 实现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