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众星捧月到避之不及 可转债降温跌入寒冬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8日
       广州报道称, 自9月8日起, 管理层修订了《证券发行与承销管理办法》, 将可转债的资本认购改为信用认购, 可转债一时风靡一时, 一度成为上市公司的安慰剂。未能触及新股。随着自信认购时代的到来, 可转债一度成为中小投资者的狂欢。 9月, 首期信用认购雨虹转债, 261.65万投资者参与认购及增发。中签率低至0.0013187948%, 低于新股中签率, 上市首日上涨20%。
       至水晶转债网上申购时, 申购用户数激增至704万, 一度达到顶峰。然而, 近期发行的朗斯转债却遭遇了大股东和散户的惨淡“弃权”。主承销商国信证券不得不吞下6亿元的承销额度, 认购数量锐减至126万。欠债时, 订阅用户数下降至82万。从群星捧月到避险, 从上市到屡屡突破, 可转债怎么了?高楼建成后, 股东套利走人。监管部门收紧上市公司定增后, 部分不符合追加股票融资条件的上市公司迅速调整融资方向, 将目标转向可转债融资。再加上信用认购的及时推出, 具有到期兑现或转股上市公司股票等特点的可转债一时间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据 Ifind Flush 统计, 2017 年 11 月至 2017 年 12 月中旬, 市场上共发行了 21 只可转债, 而去年的发行数量仅为 16 只。
       截至目前, 22017年, 37家公司发行可转债, 融资金额突破1000亿元。另有150家公司宣布发行可转债, 等待证监会审核。预计融资金额3860亿元。而在可转债上涨之际, 部分上市公司股东借入可转债进行巨额短期套利,

引发市场不满。林洋转债于11月13日上市, 盘中涨幅高达34%。上市当日, 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林洋可转债2, 198, 520股, 占发行总额的7.33%; 14日再次减持801, 480;从11月17日到11月21日, 他们又减持了300。数千。根据林洋转债价格走势预估, 在123元的低交易价基础上, 林洋转债股东减持转债套利1.38亿元。北京东方雨虹于今年9月25日公开发行1840万可转债——雨虹可转债(合计18.4亿元), 其中控股股东李卫国及其一致行动人李兴国共配售5, 627, 631股雨虹可转债(共 5, 627, 631 个)。 5.63亿元), 占发行总额的30.5850%。 10月20日, 雨虹可转债上市当日大涨20%。 10月24日, 东方雨虹公告称, 10月20日至10月23日, 李卫国、李兴国共减持雨虹可转债184万股, 占发行总额的10%。 10月30日, 东方雨虹再次公告, 10月24日至10月27日, 李卫国再次减持雨虹转债184数千。累计发行184万余红转债。 20日至24日, 雨虹转债最低价为117.9元, 24日至27日, 雨虹转债最低价为116.5元, 即使全部按交易日最低价计算, 支付将从10月18日至28日减少。之后, 短短十天时间, 李卫国和李兴国就赚了6330万元。此前, 国泰君安可转债于7月21日上市, 截至7月24日, 国企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700万股, 占发行总额的10%, 减持均价大约是118元。
        . 7月28日至8月4日期间, 国企及其一致行动人再次减持700万股, 均价约123元。股东、国企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两次减持国君可转债, 实现盈利2.87亿元。佳奥环保11月28日公告称, 控股股东顺昌投资在上市首日非法减持其持有的佳奥转债, 即参与配售后上市当日持有8260万元, 占发行量的44.65%。人民币可转债全部卖出, 成交金额9, 949万元, 套利1, 689万元。股东出售导致嘉奥转债价格在二级市场遭遇过山车, 最终破发。上市公司大股东迫不及待地大量减持可转债, 短期内的巨额套利引发投资者强烈不满。本来, 监管层在设计可转债时, 考虑到股东权益的稀释, 分配的比例很大。
       可转债的发售最终成为部分股东的巨大套利工具。我还可以购买可转换债券吗?除了大股东造成的巨额短期套利让投资者用脚投票外, 可转债近期也受到股市下跌和债市无风险收益率上升的双重挤压。未来可转债值得买吗? “我们对比了可转债历次的底部(分别在2008年、2011年和2013年), 距离过去的绝对底部还有不小的距离, 但相差并不远。值得注意的是, 近期可转债债券 债券跌至谷底的原因与前几次不同, 本次下跌主要是利率上升和供需失衡所致, 目前利率市场趋于平稳。 “从需求的角度来看, 需求总是和价格相关的, 无非就是节奏的问题。”天风证券分析师孙斌斌表示, 当然还有一点需要担心,

那就是未来信用利差可能会拉大, 从而压低债务底部。明年1月上市的可转债规模不大, 再加上近期可转债崩盘频发, 目前可转债整体估值确实存在一定的博弈机会, 但明年3月以后可能会出现趋势性机会。”可转债发行规模高峰已过;二是年报补充和利润分配导致可转债发行放缓;第三, 可转债的各种产品和需求可能会在3月有所体现。”孙彬彬预测估计。“可转债频发的破发可能是未来逐步触底的信号。”华东某公募基金该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8年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涨的空间不大, 今年债市出现这种惨状的概率很低。